單打獨鬥,陌陌主播秦七七“升職”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色情文学小说图片_色情五月_色情五月丁香亚洲色情影音先锋

“咳咳…‘“咳咳咳…”,在一個小時的采訪中,咳嗽聲出現瞭大約十次。

25歲的秦七七已經習慣這樣的狀態瞭,作為在陌陌平臺開播的職業主播,長時間高密度地在直播中說話、唱歌,她的嗓子似乎有瞭一些“職業病”。

2016年4月,剛剛從舞蹈專業畢業的秦七七看到瞭直播的流行,作為一個看直播的愛好者,當時無聊又好奇的她抱著隨便玩一下的心態,開始瞭自己的第一場直播。當時的她沒有想到,這樣一播就是兩年九個月。

第一次直播,秦七七連設備都沒有準備,“就在那兒發呆”,她清楚地記得,那天直播間隻有五六個人。現在她已經是陌陌的王牌主播,等級達到47級,擁有超過65萬粉絲,截止2018年年底,在陌陌全國總榜上排名第11位。

毛不易在陌陌直播17驚喜夜為秦七七頒獎

用秦七七自己的話說,她的生活挺平淡的。陌陌主播,是這位25歲的女孩兒第一份也是目前為止唯一一份工作。近三年時間,陌陌直播就像是一個職場,給瞭她自由,因為“不用再(像大學時那樣)管爸爸媽媽要錢瞭”,也給瞭她職場的教育和成長的歷練——這種歷練或許比在寫字樓裡面對著電腦的大多數人更加深刻。

經歷這樣的歷練過程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由於自己的選擇,因為兩年多以來,她一直是個人主播。

相比於背靠公會的主播,單打獨鬥的個人主播更難獲得“出頭”機會。一個數據很說明問題,在陌陌全國總榜上,前十名全是公會主播。以娛樂行業類比,主播相當於明星藝人的話,公會就相當於經紀公司或經紀人,為旗下藝人進行職業培訓,制定發展策略,對接工作機會等。可以想象,在面對直播激烈的競爭中,個人主播沒有借助組織的力量,會異常艱難。

首先就體現在早期的摸索上。公會擁有一套成熟的直播流程和指導,會直接告訴旗下主播攝像頭、麥克風、燈光等技術設備用什麼合適,而秦七七需要自己摸索。一開始,她去別的主播直播間看,並私信詢問,買回來之後自己找角度、不斷對比調試。

此外,影響重大的還有人氣和比賽。加入公會,意味著在早期就會由他們來推動一些曝光,也會教給主播一些直播間互動或拉人氣的技巧,同時因為有更多資源,參加比賽也相對更容易獲得獎項。而這些,像秦七七這樣的個人主播都是沒有的,這使得她的起步階段,會比公會主播更加漫長。

秦七七榮獲2018年度陌陌十佳王牌主播

她面臨過直播頭三個月人氣不破百的尷尬,也接受過多次參賽沒有獲獎的無奈。她用“挺困難的”來形容自己2016年的直播,“個人主播起步階段真的是很難很難的。”

但是她仍然堅持“單打獨鬥”,“我是個很有主見的人,特別不喜歡聽別人要我怎麼怎麼樣的人,也是一個很隨性、喜歡自由的人。如果我加瞭公會,那一定會涉及到公會讓你做什麼,或者公會讓你怎麼樣。我還是希望可以隨著自己的心,很隨性地去工作。”秦七七說。

相比公會主播,個人主播有更大的自由度,可以想播就播,不想播就不播。這樣的“優勢”秦七七並沒有去利用,她很清楚,看直播是有習慣性和陪伴感的,自己的休息會使粉絲們或多或少地轉移,這樣的行業環境使得隨性的她自律瞭起來。

在從事直播後,除瞭一次因故停播一個月,剩下的兩年八個月、接近1000天裡,她隻休息過不到20天。

現在已經成為頭部主播的秦七七也在接受著新主播們的咨詢,他們詢問著秦七七怎麼做直播的秘訣,她隻說“堅持、死播”。這樣的堅持為後來的爆發打下群眾基礎,也不斷磨練著她的直播技巧。

幾乎每天晚上9點到凌晨1點,她都在直播間內出現,唱歌、說話,有時還跳舞,陪伴粉絲們聊天。她需要每天晚上6點就開始準備,洗頭洗澡化妝吃飯,然後練歌、學新歌。五六百首歌是這位舞蹈專業畢業生過去近三年裡的“成績單”。因為發現自己最近唱歌的氣息不太足,她每周三還要找專業老師練習歌唱技巧。

更大的挑戰在精神上的,她需要時刻保持熱情亢奮,因為同時需要和粉絲互動,還需要精神緊繃,“因為這是直播,你說的每一句話你收不回來的,而且還要想我下一句要怎麼說。”

每天凌晨一兩點下播後,她都會累癱在沙發上,“關上視頻的一刻,我要坐在那先緩個兩分鐘,才能去做別的事情。”

這些不為人知的辛苦和努力,是主播光鮮形象背後的苦澀,也是秦七七得以獲得更多關註的基礎。

對於能夠獲得大量粉絲喜歡的原因,秦七七認為是自己的性格,“我是一個很坦誠的人,會把支持我的人當做我的朋友,因為我覺得大傢都是平等的。我也不會讓他們覺得在這個直播間有壓力。可能這種隨性的性格會讓他們覺得在我的直播間很輕松吧,就有瞭很多的支持者,支持者多瞭,這個直播間自然就會做起來。”

人氣和關註度高瞭,爭議自然也隨之而來。一些人批評她的歌聲、長相,還有一些不喜歡她的說話方式,“可能有的時候我在直播間說一些其實是調侃的、為瞭帶動氣氛的話,但是路過的人可能因為沒有一直在直播間看我直播,就會覺得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,”她說,“直播間同時有四五千個人,他們聽到同一句話的時候,會有不同的反應。”

2017年底,遭遇爭議的秦七七在情緒上有一些“崩潰”,“說抑鬱癥其實應該有點誇張,但是總會有一些輕度的、情緒不能控制的感覺。有一段時間每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,不想跟任何人說話。”

她停播瞭一個月,遠離瞭直播,帶著父母去馬爾代夫旅遊,釋放瞭情緒,也調整好瞭自己的心態,“現在我變得很雲淡風輕、很佛系”。

秦七七視蔡依林為偶像,後者在演唱會上擦著眼淚說著“喜歡我的人和討厭我的人一樣多”那段視頻,被她反反復復地拿出來看。“蔡依林吸引人的東西其實不是她的演藝方面,是她的那種精神。在受到打擊的時候,她不是讓自己倒下,或者讓自己墮落,她會選擇繼續往上變得更好。”秦七七說,“我就隻能把我自己的直播做好,讓喜歡我的人更喜歡我,我沒有那個能耐,也沒有那個精力,讓不喜歡的人喜歡我。”

恢復直播的她在2018年迎來自己真正意義上的高峰,在最近兩個月,直播間人氣可以穩定在四五千人,“以前的直播人氣是八九百,破個千就已經很不容易瞭。”

直播間人氣有瞭質的飛躍的同時,秦七七像是蛻變一樣,成為瞭內心更為強大的人。在12月底的一場直播中,有人在評論中攻擊她,她雲淡風清地說,“管理員,不用拉黑他,就讓他說吧。”

“我現在黑名單裡一個人都沒有,你可能都不信。”她告訴我,兩個月前,用瞭三天的時間把黑名單裡將近一千個人全放出來瞭,“我以前的狀態是自己眼不見心不煩。後來我發現,我把這些人關到我的黑名單裡,他們就發現不瞭其實我跟他們耳朵裡聽到的是不一樣的。我要給他們機會,讓他們親眼看到我的直播,去感受我到底是不是他耳朵裡聽到的那種人。”

相比於寫字樓裡的職場環境,直播環境又更加復雜。年輕的秦七七在這裡獲得瞭心理上的成長,也獲得瞭諸多能力上的提升。

最直接的就是與人交流的能力。以前直播三四個小時,基本上從開播到下播,秦七七整場都是在唱歌,沒有也不會互動,“有人送禮物就說一句‘感謝、謝謝,你想聽什麼歌’”,她直言,“不會互動使得我的直播間留不住人”。

“蔡依林說自己是‘地才’,是指她其實一開始在舞蹈方面是沒有太強的天分的,但是她通過自己的努力,做成瞭《舞娘》,成為舞蹈皇後。”她說,“我希望自己也可以。直播快三年的時間,現在有很大的提升和改變,不管是直播間還是私底下,跟人的交流相處和互動,都比以前要好很多。”

在陌陌現場比賽,也讓她收獲頗多。比如一次主持人比賽上,“(當時)你要我在舞臺上唱歌跳舞可以,但是你讓我在舞臺上說話,我會很緊張,都不敢看鏡頭。”但是那次主持人比賽,她完成瞭一個三分鐘的演講和一個辯論環節,“我以前總來沒有過這樣的嘗試,那次真的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和嘗試,發現瞭自己其實還挺會表達的,非常難忘。”

在主播“職場”經歷瞭摸索、辛苦、爭議、堅持和成長的同時,秦七七也成為父母的驕傲。

她的父母每天都看她的直播,媽媽時常守候到夜裡下播。因為唱歌對體力有消耗,下播的她會餓,她的媽媽會堅持在凌晨起床給她煮東西吃,讓她時常覺得愧疚。在秦七七媽媽的手機裡、朋友圈裡,全是她的直播錄屏,在傢人聚餐、和朋友吃飯時,她一次次驕傲地拿出來讓大傢欣賞女兒的唱歌和表演。

問她的2019年目標是什麼時,我並沒有得到一個我原本以為會得到的具體的、令人憧憬的答案。她在電話那頭沉默瞭幾秒,說:“順其自然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或許,這和三年前大學畢業,她開始試著做直播時的心態一樣。